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将伯之助 > 正文

中考歇后语默写大全

时间:2019-04-01来源:比比皆是网

  歇后语是汉语的一种特殊语言形式。它一般将一句话分成两部分来表达某个含义,前一部分是隐喻或比喻,后一部分是意义的解释。在一定的语言环境中,通常说出前半截,“歇”去后半截,就可以领会和猜想出它的本意,所以称它为歇后语。以下是小编搜索整理的中考歇后语默写大全,供参考借鉴!

  抱着琵琶跳井——越谈(弹)越深

  抱着钱匣子睡觉——财迷心窍;财迷

  抱着石头跳深渊——死不回头

  抱着铁耙子亲嘴——自找钉子碰

  抱着香炉打喷嚏——触一鼻子灰;碰一鼻子灰

  暴风雨中的航船——顶风破浪

  暴雨前的闪电——大发雷霆

  爆米花沏茶——泡汤了

  爆竹店里夫人——热闹;自作自受

  爆竹脾气——一点就着;点火就着

  豹狗子吃马鹿——好大的胃口

  豹子进山——浑身是胆

  报国寺里卖骆驼——没有那个事(寺)

  报纸上的社论——句句讲真理

  杯弓蛇影——自相惊扰

  杯水车薪——无济无事;不济事

  背鼎锅上山——吃不住劲

  背篼里头摇锣鼓——乱想(响)

  背鼓进祠堂——一副挨打的相

  背鼓追槌——自讨打

  背门板上街——好大的牌子

  背菩萨下河——淘神

  背石头上山——硬吃亏;自讨麻烦;自找麻烦

  背媳妇过独木桥——又惊又喜

  背油桶救人——惹火烧身;引火烧身

  背着醋罐子讨饭——穷酸

  背着粪筐上银行——臭钱

  背着粪篓满街串——找死(屎);寻死(屎)

  背着棺材上战场——往最坏处想

  背着哈哈镜走路——不怕后人见笑

  背着黑锅做人——直不起腰;伸不起腰

  背着喇叭赶集——揽差事

  背着灵牌上火线——要拼命;拼啦

  背着棉絮过河——越背越重

  背着琐呐坐飞机——吹上天了

  背着梯子骂街——发贼横

  背着娃娃推磨——添人不添劲

  北京的萝卜——心里美

  北门外开米店——外行

  被虫子咬过的果实——未老先衰

  被猎人追赶的金鹿——慌里慌张

  被埋没的陶佣——永无出头之日;难出头

  被窝里不见了针——不是婆婆就是孙

  被窝里放收音机——自得其乐

  被窝里磨牙——怀恨在心

  被窝里伸出一只脚——你算老几

  被窝里养老虎——留下祸根;留下后患

  被窝里捉跳蚤——瞎抓

  背后藏茄子——有外心;生了外心

  背后拉弓——暗箭伤人

  背集摆摊子——外行

  背靠背睡觉——体贴人

  背人偷酒喝——冷暖自己知

  背水作战——断了后路;不留后路

  背阳坡上的太阳——不久长;难长久

  背着手爬泰山——步步高升;步步登高

  笨狗撵(nian追赶〕兔子——不沾边;沾不上边

  笨姑娘纳鞋底——坑坑洼洼

  笨驴子过桥——步步难

  笨牛吃麻雀——不好捉弄

  笨鸭子——上不了架

  笨贼偷法官——自投罗网

  崩了群的马——四处逃散

  逼公鸡下蛋——故意刁难;有意为难;办不到;没法办

  逼人跳海——害人不浅

  逼上门的生意——没有好货

  鼻尖上吊镰刀——挂不住

  鼻尖上抹黄连——眼前苦;苦在眼前

癫痫病全国十佳医院  鼻孔喝水——够呛

  鼻孔里的汗毛——了(燎)不得

  鼻孔里长瘤子——气不顺

  鼻梁碰着锅底灰——触霉头(倒霉〕

  鼻梁上放菜刀——好险;冒险;危险

  鼻梁上挂眼镜——四平八稳

  鼻梁上挂钥匙——开口

  鼻梁上推小车——走投(头)无路

  鼻涕流进喉咙里——吃亏沾光没外人

  鼻头上摆摊子——眼界宽

  鼻头上挂粪桶——不知香臭;闻不着香臭

  鼻头上抹蜂糖——干馋捞不着

  鼻头上耍木偶——面上人

  鼻头上长犄角——出格

  鼻眼里钻跳蚤——好迸难出

  鼻子里插葱——装相(象)

  鼻子里灌醋——酸溜溜的

  鼻子上挂秤蛇——抬不起头来

  鼻子上挂肉——油嘴滑舌

  鼻子上冒烟——急在眼前

  鼻子下面挂电灯——闻名(明)

  比赛场上的运动员——争先恐后

  比着被子伸腿——量力而行

  笔杆子吞迸肚——胸有成竹

  壁画上的耕牛——不中用

  壁上的耕牛——离(犁)不得

  壁上挂鬼星——鬼话(画)

  闭了眼和面——瞎搀和;乱搀和

  闭着眼睛鼓风——瞎吹

  闭着眼睛哼曲子——心里有谱

  闭着眼睛卖布——瞎扯

  闭着眼睛摸田螺——瞎碰;瞎撞

  闭着眼睛螳河——听天由命

  闭着眼睛跳舞——盲目乐观

  闭着眼睛训话——瞎说

  闭着眼睛走路——瞎摸

  闭着眼睛走南墙——瞎碰

  蝙蝠看太阳——颠倒黑白;傻了眼

  鞭打快牛——忍辱负重

  鞭打千里驹——快马加鞭

  鞭打死鸟——劳而无功;有劳无功

  鞭杆做大粱——不是正经东西

  鞭梢上拴两个蛤馍——经不起摔打

  扁担打限头——先一头落地

  扁担倒了也认不出来——一字不识

  扁担窟窿插麦茬——对上眼了

  扁担搂柴——管得宽

  扁祖挑柴火——心(薪)挂两头

  扁担挑水走滑路——心挂两头

  扁担无钉——两头的塌;两头滑脱;两头耍滑

  扁担砸杠子——直打直

  扁担做桅杆——担风险

  扁豆绕在竹竿上——有靠了

  扁鹊开处方——手到病除;妙手回春

  变戏法的本领——全凭手快

  变戏法的亮手帕——不藏不掖

  裱糊店里的纸人——一点就透;一戳就破

  裱糊匠上天——胡(糊)云

  裱画店夫人——自己丢出话(画)来

  鳖蛋上抹香油——圆滑;又圆又滑

  鳖咬手指头——抓住不放;揪住不放

  瘪肚臭虫——要叮人

  瘪粒儿的麦穗——头扬得高

  瘪嘴吹萧——走漏风声

  殡仪馆里的棺材——装人

  冰雹砸了棉花棵——尽光棍;全是光棍

  冰坂上的驴子——四脚朝天

  冻河上赶鸭子——大家耍滑

  冰窖里嬉耍——冷笑

  冰库里点蜡——洞(冻)房花烛

  冰凌当拐杖——靠不住;不可靠

  冰凌挂胸口——凉透心;冷透了

  冰凌调豆腐——难办(拌)

  冰面上盖房子——不牢靠

  冰山上画画——好景不长

  冰塘葫芦——一串一串的

  冰糖调黄瓜——干脆;干干脆脆

  冰天雪地发牢骚药物治疗小儿癫痫病——冷言冷语

  冰雪里到肚皮上——凉了半截

  并列第一名——不相上下

  病鬼开药店——自产自销

  病好郎中到——晚了;迟了

  病猫的尾巴——翘不起来

  病人拍皮球——有气无力;少气无力

  病重不吃药——等死

  拨好的闹钟——不到时候不打点

  玻璃窗里看戏——一眼看透;一眼看穿

  玻璃蛋子变鸡蛋——有一套

  玻璃掉在镜子上——明打明

  玻璃肚皮——看透心肝

  玻璃缸里的金鱼——掀不起大浪;翻不了大浪;无山路,没有出路

  玻璃缸内关苍蝇——乱窜

  玻璃猴子——成不了气候;不成气候

  玻璃镜上的人儿——有影无踪

  玻璃筷子夹凉粉——光对光

  玻璃瓶子装开水——三分钟的热劲

  玻璃瓶装宝物——一眼看透;一眼看穿

  玻璃菩萨——神明

  玻璃球上拴麻线——难缠

  玻璃上放花盆——明摆着

  玻璃娃娃——明白人

  玻璃心肝水晶人——明白人

  玻璃做鼓——经不起敲打

  菠菜煮豆腐——一清(青)二白

  伯乐挥鞭——骑马找马

  博物馆的陈列品——老古董

  脖颈上拴头驴——不是正庄(桩)

  脖子上围裹脚布——臭了一圈子

  跋脚驴子追兔子——赶不上;撵(nian追赶〕不上

  跛脚马上阵——没有好下场

  跛脚毛驴——不走正道;光走歪道

  跋子拔萝卡——歪扯

  跋子踩高跷——早晚有他的好看

  跛子打秋千——一处拐腿,处处拐腿

  跋子打围——坐着喊;坐地呐喊

  跋子赶马——望尘莫及

  跛子骑瞎马——各有所长

  跋子上台——立场不稳

  跛子走路——左右摇摆;摇摆不定;一步步来

  簸箕里的蚂蚁——条条是路;条条是道;路子多

  补锅匠的脊梁——背黑锅

  补锅匠栽跟头——倒贴(铁)

  不挨皮鞭挨砖头——吃硬不吃软

  不吃羊肉羊膻臭——自背臭名

  不出鸡的鸡子儿(鸡蛋〕——坏蛋

  不出芽的谷子——坏种;孬种;不是好种

  不倒翁得相思病——坐卧不安;坐卧不宁

  不倒翁骑兔子——没有稳当劲

  不饿带干粮——有备无患

  不恨绳短、只怨井深——错怪

  不见兔子不撒鹰——做事稳当

  不敬东家敬伙计——认错了主

  不碰南墙不回头——倔强;顽固到底

  不熟的葡萄——酸得很;酸气十足

  不是鱼死,就是网破——有你无我

  不听曲子听评书——说的比唱的好听

  不听使唤的套筒枪——卡壳了

  下长毛的家雀——飞不了

  不栽果树吃桃子——坐享其成

  布袋里买猫——不知底细

  布袋里装牛角——内中有弯

  布上的棉线——千头万绪

  布娃娃——缺乏生气

  步枪卡了壳——不响

  八百铜钱穿一串——不成调(吊)

  八斗的小垂缸——装不下一石

  八个钱买碗馄饨——没有面

  八斤半的老鳖吞了个秤砣——狠心的王八

  八十岁老翁挑担子——心有余而力不足

  八十岁跳舞——老天真

  八仙聚会——神聊

  八月的石榴——满脑袋的点子

  八月十五种花生——瞎指挥

全国癫痫病专科医院

  拔了萝卜栽上葱——一茬比一茬辣

  把妖猜当成菩萨——善恶不分

  白骨精演说——妖言惑众

  白蜡做的心——见不得日头见不得火

  白糖包砒霜——毒在里面

  百日不下雨——久情(晴)

  半个铜钱——不成方圆

  半空中的火把——高明

  半路开小差——有始无终

  半夜吃烧鸡一思思想想(撕撕响响)

  半夜里的被窝——正在热乎劲上

  半夜里的寡妇——难过

  扮秦桧的不卸装——谁没见过你个二花脸

  棒打鸭子——刮刮(呱呱)叫

  棒槌当针——粗细不分

  包公断案——认理不认人

  包子咧嘴——美出馅了

  剥皮的树——不长

  薄刀切豆腐——两面光

  抱着蜡烛取暖——无济于事

  报时的雄鸡——不用催

  爆竹脾气——一点就着

  背手后挂胡琴——拉不着

  背后作揖——反礼),

  背石头下河——摸底

  背手上鸡窝——不简单(栋蛋)

  被面上刺练——绵上添花

  被窝里划拳——没掺外手

  被窝里踢皮球——不见起

  逼出来的口哄——信不得

  逼楚霸王寻死——心理战术

  鼻孔喝水——够呛

  鼻涕往上流——反了

  鼻头上涂自粉——一副好相

  鼻子上吊秤锤——捣嘴

  鼻子上袜黄连——苦在眼前

  比干丞相——没心

  闭着眼睛走路——净想歪道儿

  闭着眼睛和面——瞎掺和

  门着眼睛卖布——胡扯

  壁虎尾巴——节节活

  鞭杆当笛吹——没心眼

  鞭炮店失火——恭维自己

  扁担冲水——牌子很大

  庸担上睡觉——想得宽

  扁担挑水——挂两头

  变戏法的打锣——虚张声势

  冰凌的豆腐——难办(掰)

  冰山上的雪莲——冻了心

  冰上走路——小心在意

  冰精蒸荔枝——甜透了

  冰窑里打哈哈——冷笑

  病好打郎中——恩将仇报

  玻璃掉在镜子上——明打明

  玻璃杯沏茶——看到底

  玻璃猴子——成不了大气候

  玻璃瓶装金鱼——一眼看透

  玻璃铺的家当——不堪一击

  玻璃观音——神明

  玻璃罩里的苍蝇——到处碰壁

  拨开竹

  叶见梅花——分清白

  拔浪鼓——两面光

  拔了的闹钟——专做提醒人的事

  跋脚马上战场——有死无活

  不大不小的老鼠——最刁

  不倒瓮沏茶——没水平

  不倒瓮骑兔子——没个老实劲

  不到黄河心不死——顽固不化

  不共戴天的敌人——有你无我

  不见棺材不落泪——死心眼

  不叫的狗——暗下口

  不是鱼死就是网破——有你无我

  不识字的人看布告——一纸都是墨

  不熟的杏子——酸极了

  不着窝的兔子——东跑西颠

  布袋里装石榴皮——一个子也没有

  擦亮眼睛更敢干——明目张胆

  才输了当头炮——慌什么

  才子配佳人——十全十美;恰好一对

  财神爷打官司——有钱就有理

  财神爷发慈悲—治癫痫的药物—有的是钱

  财神爷翻脸——不认帐

  财神爷摸脑壳——好事临头

  财神爷要饭——装穷

  财主劫路——为富不仁

  裁缝拿线——认真(纫针)

  裁缝铺的衣服———套一套的

  裁缝的手艺——认真(纫针)

  裁缝师傅对绣娘——一个行当

  裁缝师傅做衣服——有尺寸;千真(针)万真

  (针)

  裁缝做嫁衣——替别人欢喜

  裁衣不用剪子——胡扯

  踩瘪了的鱼泡——泄气

  踩凳子钩月亮——差得远;差远了

  踩高跷的过河——半截不是人

  踩死蚂蚁也要验尸——过分认真

  踩着鼻子上脸——欺人太甚;太欺负人

  踩着高跷过独木桥——艺高人胆大

  踩着肩膀撒尿——成心糟踏人

  踩着井绳当是蛇——胆小鬼

  踩着石头过河——脚踏实地

  彩虹和白云谈情——一吹就散

  菜刀剃头——与众不同;太悬乎

  菜锅里炒鹅卵石——不进油盐;油盐不进

  菜园里的海椒——越老越红

  菜园里的苦瓜——越老越红

  菜园里辘轳(lu,lu)——由人摆布;任人摆布

  菜园里的羊角葱——越老越辣

  菜籽里的黄豆——数它大

  蔡辐迎刘备——好话说尽,坏事做绝

  参天的大树——高不可攀

  蚕宝宝吃桑叶——胃口越来越大

  蚕宝宝牵蜘蛛——私(丝)连私(丝)

  蚕豆开花——黑心;黑了心

  蚕爬扫帚——净找岔(杈)

  苍蝇包网子(妇女罩头的小网)——好大的脸皮

  苍蝇来花——装疯(蜂)

  苍蝇的世界观——哪里臭往哪里钻

  苍蝇掉在酱缸里——糊糊涂涂;糊里糊涂

  苍蝇叮大粪——臭味相投

  苍蝇叮鸡蛋——无孔不入

  苍蝇飞到牛胯上——抱粗褪

  苍蝇飞进牛眼里——自讨麻烦;自找麻烦

  苍蝇跟屎壳郎做朋友——臭味相投

  苍蝇会蜘蛛——自投罗网

  苍蝇见粪堆——盯(叮)住不放

  苍蝇落在臭蛋上——见缝下蛆

  苍蝇落在蜜盆里——沾上了

  苍蝇碰玻璃——看到光明无前途

  苍蝇耍灯草——死中作乐;死快活

  苍蝇推墙——自不量力;不自量

  苍蝇围着鸡蛋转——没门;无门

  苍蝇寻狗屎——臭味相投

  苍蝇钻到瓶瓶里——处处碰壁

  苍蝇钻茅房——沾腥惹臭

  操场上捉迷藏——无地容身;无处藏身

  曹操八十万兵马过独木桥——没完没了

  曹操背时遇蒋于,胡豆背时遇稀饭——倒霉透了;

  真倒霉

  曹操的人马——多多益善;越多越好

  曹操杀蔡瑁——上当受骗;操之过急

  曹操杀吕伯奢——将错就错

  曹操用人——唯才是举

  曹操遇马超——割须弃袍

  曹操诸葛亮——脾气不一样

  草把儿打仗——假充好汉

  草把儿撞钟——不想(响)

  草把子作灯——粗心

  草包竖大汉——能吃不能干

  草丛里的眼镜蛇——歹毒

  草地上的蘑菇——单根独苗

  草房上安兽头——配不上;不配

  草里的斑鸠——不知春秋

  草驴(母驴〕卖了买叫驴(公驴〕——胡捣腾

  草帽戴在膝盖上——不对头

------分隔线----------------------------